会让你觉得电影真是有魔力的。

2012年有份特殊的报告《中国亿万富豪非正常死亡报告》,调查的是一个特殊的人群——已死亡的亿万富豪;这也是一次沉重的调查——他们都不是寿终正寝。调查对2003年以来公开报道中的72名亿万富豪死亡案例进行梳理,数据显示,15名死于他杀、17名死于自杀、7名死于意外、14名被执行死刑、19名积疾早逝,数字令人深省。 这份调查透露出的一个信息至少是,生意做得再好,也不能保证长寿。所以,寿命不能用钱买到,否则,我们今天可能还生活在秦始皇的统治之下。报告中有19名亿万富豪死于疾病,占调查样本的26%,是亿万富豪的第一杀手。而在疾病中,这19人死于心脑血管疾病的最多,有9人,另有7人死于癌症。
高容错:比如现在微信如果要做搜索,即使是找 B 类人才去做,也可以高容错地反复试。反正内容的生产体系(公众号)、用户行为数据、连接服务的能力都在微信自己手上,用户替代成本也高。通常,一个公司的新业务、边缘业务、有优势资源的业务、核心业务协同业务、低竞争业务、老板关注的业务、没人跟你抢的业务,更有高容错倾向,天赋一般的产品经理,可以考虑选择这些业务以获得更好的成长宽容度,但代价是更长的成长时间。 低容错:有些做产品的机遇,是低容错的,错了就大概率失败,竞争环境、资金、团队都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。有自信的产品经理,可以挑战这样的机遇。其实不论做什么产品,总有些选择是低容错的,这一关总要过。
“桃花源”是一个隐喻,指向永远无法抵达的应许之地,故事则在寻找的过程中发生。在《寻找桃花源》中,作者卫毅如同一位时间的旅行者,跨越时空,去寻找那些“寻找桃花源”的故事。 原为记者的卫毅为了“采访到想采访的人”,在北京一住就是近十年。高耸的房价还有雾霾,都没能让他离开。但这些年来,自媒体爆炸般地蔓延,这些本是站在前线的时代观察者,却仿佛已经跟不上时代了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退出,记者变得稀有。同其他在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工作过的人一样,在北京的他也戏称自己为“南人”,更多了义无反顾的意味。那么,以前的记者都去哪了?这次,“南人”们聚到一起,他们带着“前记者”的称谓,跟我们谈谈这些年他们都在干嘛。